坏孩子其实并不坏!暑假孩子必看的电影推荐

这一年来,我带着一部荷兰电影「布拉姆的异想世界」,走过了南台湾数十所学校。朋友都笑说「布拉姆的异想世界」,已经被我打片成为台湾的亲子教育名片了!会看到这部片,是因为去年我和台湾国际影音与教育协会合办了第一届的「大大亲子影展」。一系列的电影放映结束,「布拉姆的异想世界」是孩子们的最爱!

坏孩子其实并不坏!暑假孩子必看的电影推荐

这部片的主角布拉姆是一位七岁的孩子。他脑袋转个不停,闯祸不断,从上小学之前的憧憬上学,到上小学之后,无法适应学校老师要求不能动来动去,要专心听课,要写作业等的规範,开始装病拒学,到最后甚至逃学。后来,因为老师受伤了,换了代课老师。新的老师没有要布拉姆改变,而是顺着孩子天马行空的想像力,动个不停的体力,改变上课的氛围,让布拉姆重新找到上学的乐趣。最后,受伤养病的老师复原回学校了,也学习代课老师的带班风格,从此布拉姆不再需要逃学,他找回了原来的自己。

好励志正向的电影!许多大人看完电影的感慨便是:「这是电影啦!现实不可能啦!」或者:「这是外国啦!台湾不可能啦!」

可是,这部片子里的关键,其实都在大人。大人不改变,当然永远不可能。

我常想,这样的故事,如果是发生在台湾,一般会如何编剧?如何让教育回归教育?

布拉姆可以被当作是一个麻烦製造者,他拿吸尘器吸母亲的头髮,手机掉到马桶里去,打破花瓶,经常翻倒牛奶…,真是所有大人养到这种小孩,都会抓狂的。但是电影里的母亲一直用欣赏的眼光,看待布拉姆。直到上小学以后,直到老师来到家里告诉父母,这孩子再这样下去,会跟不上同学的进度…,父母才开始紧迫盯人。

这种情形,与台湾非常接近啊!多少父母也都是因为孩子上学之后,作业写不完,考试分数差,老师联络簿上担心的文字,而开始天天濒临崩溃的生活。

电影里的两位老师,都是很尽责的老师,只是方法不同而已。原来的导师,是传统教学的老师,他使用的方式,是台湾教学现场经常看到的:上课不准动来动去、不要看窗外要看老师、发言要先举手、上课不专心的,不准下课…这些看来都好熟悉。结果布拉姆接收到的讯息,则是:老师总是对我说不好的话,老师讨厌我,老师认为我很笨,我根本不是什幺发明家(他的志愿是要当发明家)…,全部是负面的评价。

相反的,代课老师不标籤布拉姆。当布拉姆上课不专心时,他让全班同学都起来跑跑跳跳,他让布拉姆到校园跑一跑,让他帮老师的忙,帮老师跑腿,让他为全校师生服务,让他动得有价值感。甚至当布拉姆做了一个苹果派去探望受伤导师时,代课老师把布拉姆整个扛起来,说他好棒!布拉姆从代课老师那里,重新肯定了自己,他说:「我不是坏蛋,相信我,对我好一点,有时候我很棒!我学到,我就是我,布拉姆贝斯。」

这部片最动人的地方是在最后,当受伤的导师重新回来带班之后,竟然改变了已三十年的班级管理的方式,决定效法年轻的代课老师,活泼生动地带班。这是多幺让人佩服的安排:教育,是为了孩子,不是为了维繫大人的权威。

我也非常喜欢一部印度片「心中的小星星」。电视上已经播过好几回,每次看,每次都掉泪,擦也擦不完。每个孩子都不同,需要大人仔细关照与观察。主角是一位随时心会飞走的孩子,同时有识字的困难,但是有惊人的绘画天赋。因为老师的细心,发现了孩子的障碍,也惊艳于孩子被埋没的天份。他以孩子可以学习的特别方式,让孩子进入识字的殿堂。同时,让孩子的绘画天分发挥到极致,让孩子感受到属于他的荣誉。

有不少电影,都在提醒大人,不要只看到孩子外显的行为,尤其是惹大人生气的坏行为,许多所谓的「坏行为」,背后隐藏的可能是惊人的想像力、创造力,也可能是倔强好胜的孩子,不想让人知道他的感受,是另类表达情绪的障眼法。大人请一定要用力且用心地问:「为什幺孩子会发生这些事情?他怎幺了?」一部「她不怪,她是我妹妹」,是好莱坞拍的片,便是这样的电影,当孩子被全然接纳与理解之后,怪不再怪,当然也不再坏。

当然,更不能忘纪大导演楚浮的「四百击」。当少年从教养院逃出来,一直跑,一直跑,跑到海边,站立在潮水中,回头望着镜头,也望着观影的所有观众时,像是对我们大人抛出了控诉,久久不散。

这几部片,除了「心中的小星星」之外,在第二届「」都能看到。台北是七月七日到七月十三日,在松菸诚品电影院;高雄则是七月到九月的每週六和週日,在驳二电影院。欢迎大家展开双臂迎接暑假,一起来看电影吧!  

作者简介坏孩子其实并不坏!暑假孩子必看的电影推荐

现任
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
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
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
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

经历
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
成立「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」
成立全国第一个「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」
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
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
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 
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