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年前因病退下戏曲舞台珊苏丽雅重出江湖演心声

2年前因病退下戏曲舞台珊苏丽雅重出江湖演心声2年前因病退下戏曲舞台珊苏丽雅重出江湖演心声2年前因病退下戏曲舞台珊苏丽雅重出江湖演心声2年前因病退下戏曲舞台珊苏丽雅重出江湖演心声

两年前,珊苏丽雅在参演舞台剧《Jalan Primadona》时,用她那洪亮且颤抖的声音唱道:“为了上苍、我丈夫和孩子的幸福,我应该放下艺术。别再来找我,当我已经放弃了艺术。”

今天,在第三届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(DPAC)艺术节发布会上,她带着丈夫和长子重返舞台,以身为女性、人妻、人母、马来穆斯林那无法改变的事实,整合成最新创作《Section By Stesen》,阐述她一生的艺术经历,也解说她对艺术的坚持。

35岁的珊苏丽雅来自吉兰丹一个甘榜里的传统大家庭,在十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。她的家族背景与艺术沾不上半点关係,她却似有着天赐的艺术才华。

赢国家艺术奖才获家人接受

“记得5岁时,我看到快离世的祖父。那时正在进行着一项仪式,我不懂是什幺,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吉兰丹其中一种传统医疗仪式Main Puteri。我将当时的情形牢牢记在脑海中,包括它的呈现方式、歌唱、如何医治病人等所有细节,我都记得很清楚。

“后来我进入宗教小学,学习伊斯兰合唱(Nasyid),接着,甘榜里的人经常要我唱歌表演。老师听到我的声音洪亮,就要我去参加讲故事比赛,他们一直鼓励我站到台上,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表演者。”

她于初中二开始学跳舞,并代表学校和社区出赛,不过,她当时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要成为舞蹈员。后来,她申请到国家艺术学院为期3年的文凭课程的学额。

“妈妈曾反对我去修读这门课程,因为家人都不了解课程的内容,并以为那里只是学跳舞的地方,直到他们来看我最后一学年的表演时,才知道我过去三年学了什幺。2006年,我获得国家艺术奖时,他们也才真正接受我对艺术的认真。”

她指出,一些人在家乡的亲友还一度以为她是在某社团当舞者,而不是在艺术界。现在,她是大学讲师,总算证明她并不是在闹着玩。   

她也再三强调,她并没有要求过这一切,也从来没有强求过,一切却是那幺的顺其自然。“我完成文凭课程后,就有人献议我担任导师,接着,我就成为讲师。从国家艺术学院到马来亚大学和双威学院,还有国内外的工作坊,艺术就像是种子般四处散播,我无法停下脚步。”

因为天生是女人,也是马来穆斯林,珊苏丽雅的艺术路充满荆棘。

“我一直向上苍提问,为何要让我走上艺术这条路,却让我不断面对阻碍。有人不喜欢我、讨厌我、咒骂和批评我,甚至破坏我的作品。我问祂,为何让我活在艺术世界,却又让我是一个女人。毕竟穆斯林女子在艺术创作里面对了太多的阻碍。

“我没有要求成为艺术家,我的问题也没有答案。我一直向上苍祷告,并说明若祂要我停止,请给我指示。几年前,我患上骨痛热症,病得剩下半条命,我以为是上苍给我的指示,所以创作了《Jalan Primadona》。不过,停下来的3个月期间,却有很多人提出质疑,并鼓励我再度站起来。”

身为舞者从未进入迪斯哥

 

珊苏丽雅是舞者,却从来没有想过踏入迪斯哥或娱乐场所,即使是在二十多岁当学院生时。她笑说:“可能是我心境老了。我很热衷于传统舞,我学习西方芭蕾舞,也是因为要学它的知识和身体构造。”   

 

然而,最令人心痛的事,就是夫家亲友曾质问她有关为人妻和人母的责任。“他们还说,我身为老师却没有教好的事物,反而教跳舞,甚至挑战我会否因此背负让学生展示体形的罪孽。可是,到底是谁有罪?是表演的人,还是观看的人?”

 

“大家的眼光都不一样,有人可能看到体形,有人可能看到美貌或听到甜美的声音,但我们表演的是艺术。传统舞步或服饰就是这样,不能因为我们是穆斯林,所以要修改它。当我们真心表演时,有人却用有色眼光观看,这根本不是我们的错。”

 

她指出,她遵守本身的道德纪律,若她太在乎所有人的眼光,她积极守护的传统马来舞蹈就会没落,艺术就会没有了生命。

 

她很幸运认识到来自艺术家庭的丈夫卡马鲁巴沙,而他们两人是因艺术而相爱,婚后至今育有3名孩子,6岁长子拜哈棋也对艺术有兴趣。

 

“长子早在一岁多,还未懂得讲话时,就懂得了音乐拍子,年纪小小已是皮影戏演员。”

 

退隐后曾试当家庭主妇

 

藉着推出作品《Jalan Primadona》而向大众宣布退隐后,珊苏丽雅在接下来的3个月内完全没有上台表演,而只是戴上头巾,尝试当家庭主妇,在家相夫教子,她也以为自己从此不再涉足艺术活动。  

 

不过,就在这期间,很多朋友开始伸出援手,有人甚至安排宗教司辅导她,讨论穆斯林女性在艺术界的禁忌等。

 

“有人提出疑问,指若我认为艺术违反教义,为何上苍赐予我天份?既然上苍给了我们天份,不就是要我们展示出来吗?这些唱歌、跳舞、表演的天份都是天赐的,不然,一个人多幺有兴趣,若没有天份也不可能成为歌手或舞蹈家。

 

“也就是说,如果是上苍赐的天分,为何要停止?为何要受到其他人影响?身为穆斯林女性,身为人妻、人母,我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了吗?这是我心里的矛盾和挣扎。”   

 

她说,她会通过最新创作《Section By Stesen》解释这些疑问,并反驳外界对女性艺术家没有尊严、违反教义、不符合马来女性的形象等的指责。

 

“现在的我冷静面对,没有因为激烈的指责而情绪化。我是靠艺术为生,观众来看我演出,我并不是展示我的身体或服务来赚钱,这的确是艺术作品。”

 

她披露,《Section By Stesen》不只是为她是穆斯林女艺术表演者的角色发表心声,也是向其他想破坏传统舞蹈的人提出疑问。  

 

传统之物不应套现代化名词 

 

珊苏丽雅具有传统艺术的深厚基础,至今仍不断探索其中的精华。虽然现在已举家定居吉隆坡,他们还是经常返回吉兰丹,为的就是维护和传承原始的传统艺术。

 

“所谓传统,没有过去就没有现在。如果不守护前人遗传下来的文化,让原本4小时的表演缩成半小时,再修改音乐、动作或服饰,就会破坏了传统。有一天  终究会被新元素同化,而届时在甘榜的原始就会被人遗忘。”

 

她认为,传统的东西更加美,所以没有必要为它套上现代化的名词。“如果要展示我们的进步或现代化,西方人不是更加进步和现代化吗?为何马来人要学现代舞和街头舞?为何不学传统的Mak Yong、Inai和Nasyid?”

 

她也提到一小撮族人为了争名利而失去传统的问题。“每次回乡都听到自己人争吵,互相指责对方的Mak Yong不正宗,最后失去自己的传统。反观,其他人已经将Mak Yong这传统带到更远的地方。情况就是如此。当我越加了解自己的传统,我就越珍惜它。”

 

各国艺术家携手表演

 

由八打灵再也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举办的第三届DPAC艺术节“艺‧汇”将于7月份捲土重来。

 

至19日的演出则将汇聚来自西班牙、德国、台湾及马来西亚的艺术家。

 

珊苏丽雅重返舞台后的创作《Section By Stesen》可说是她的代表作。她身兼此演出的作曲家,并获得马来西亚着名导演Ida Nerina和多媒体艺术家Fairuz Sulaiman加持。

 

《SECTION BY STESEN》

演出日期与时间

至19日(週六至週三)8.30pm

(週日)3.00pm

地点

八打灵再也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 黑箱剧场

活动详情

 www.dpac.com.my

票务洽询

 (+603) 4065 0001/4065 0002

脸书

@DPACArtsFestival / www.facebook.com/DPACArtsFestival